媒体报道

IN THE MEDIA

中国网:2020我生物医药市场4万亿 怎释放产能罗永章提5建议

March 08 2016

“生物医药具有安全、有效、精准等特点,已成为全球发展趋势,被全世界广泛接受和使用。年销售额超过10亿美元的‘重磅炸弹’药物中,近一半是生物医药或与生物技术相关的品种。据预测,到2020年我国广义生物医药市场规模将达到4万亿元。”

全国政协委员、民进北京市委副主任、清华大学教授罗永章提交两会的提案中如是分析。

据悉,今年2月14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李克强总理对推动医药产业创新升级进行了重点部署。罗永章认为,在我国经济发展面临严峻挑战的关键时期,这一方向的确定对于国民经济稳增长、调结构意义重大。

罗永章说,比起化学药和中药,生物医药产业对环境的影响更小。这是又一个显而易见的好处。

罗永章本人是生物医药界非常优秀的“海归”专家,他注意到,近年来,生物专业的留学生大量回国,对提升我国生物医药产业整体水平发挥了重要作用。我国生物医药产业经过长期发展已形成初步格局,技术、人才和科研基础在高技术领域中是同发达国家差距最小的,在某些技术领域已经达到或接近世界先进水平。

“世界生物医药产业尚未形成由少数跨国公司控制的垄断格局,为我国生物医药产业发展提供了重要战略机遇。”罗永章呼吁抓住机会。但行业诸多问题还是让罗永章揪心:

研发投入不足,创新能力薄弱,缺乏推动行业大幅进步的核心技术;

行业规模“小、散、乱”,管理水平参差不齐;

科研成果转化率低,产业化机制不顺畅,成果转化过程中行政审批、市场准入;

……

在提交两会的提案中,罗永章提出五条建议并有详细论述:

一、以重大疾病防治和重大生物医药品种为切入点,实现经济增长和改善民生的双丰收。

癌症是致死性最强的重大疾病。过去30年,我国癌症死亡率飙升80%。2015年新增癌症患者430万,死亡280万,近年受空气污染、食品安全因素的影响,该趋势会继续恶化,严重威胁全民健康、社会和谐。生物药治疗癌症具有毒性低、靶向性强、不易产生耐药性等优点,是肿瘤治疗的重要手段,已被临床广泛认可和使用。抗癌药市场一直是各大跨国药企的必争之地,其中不乏“重磅炸弹”级药物,但全部是外企产品。因此,发展国产抗肿瘤生物药对于降低患者治疗成本、培育民族企业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胰岛素是治疗糖尿病的关键药物,其安全性已经在近一个世纪里被数亿患者证实。2012年,国内胰岛素市场超过250亿元人民币,其中95%被外企占据。2015年,情况稍有好转,但进口胰岛素的份额仍然超过90%。2014年,国际权威医学杂志《柳叶刀·糖尿病与内分泌学》报道,2013年中国约有11.6%的成人患有糖尿病,有50.1%的成人处于糖尿病前期,患病人数占世界糖尿病患者的四分之一。糖尿病并发症带来的巨额医疗支出已成为我国社会医保、经济发展的沉重负担。因此,胰岛素国产化不仅是一个潜力巨大的国民经济增长点,也是一项具有重大意义的民生工程。

随着我国人口老龄化的加重,各种慢性病、老年病将成为重要社会问题。国家抓住针对重大疾病的重大医药品种作为发展重点,尽快掌握主动,是振兴民族生物医药产业的捷径。

二、提高生物诊断试剂研发能力,加强产业配套。

诊断试剂是生物技术另一个重要的应用领域。在欧美国家,诊断试剂产品占医药产品销售总量的30%-40%,而在我国只占3%-4%,且大部分被外企占据。以肿瘤检测产品为例,目前临床广泛使用的肿瘤标志物全部是国外科学家发现的。可见,我国诊断试剂研发能力很不容乐观,这为我国生命科学基础研究提出了明确而现实的要求。

另一方面,我国诊断试剂产品的升级、推广和应用在很大程度上受限于与之匹配的仪器和设备。这是我国诊断试剂产业的另一个短板,必须及时补强,可从国家科技发展战略层面予以关注和支持。

三、着力发展生物医药产业的核心技术。

生物医药产业的角逐归根结底是核心技术的竞争。能否占领核心技术的制高点,决定了我国生物医药产业的前途和命运。2014年,习总书记在两院院士大会上指出,要构建高效强大的共性关键技术供给体系,努力实现关键技术重大突破,把关键技术掌握在自己手里。

为此,从长计议,应该重视生物医药领域核心技术的研发和储备。由于商业和国家安全等原因,研发真正核心技术的工作经常是艰苦而又默默无闻,尽管其中的艰辛绝不少于原始发现。为此,急需国家大力支持和引导具有重大应用价值的核心技术研发,特别是对那些决定行业发展水平的共性关键技术研发进行顶层设计。

四、简化行政审批制度,打通生物医药产业环节。

生物医药产业链长,产品从研发到产业化、市场准入、监管和应用涉及了科技、食品药品监管、卫生计生、物价、人社以及经济和信息化等诸多部门。同时,由于生物医药产品的创新性,在实践中经常缺乏先例可循,导致职能部门难以操作。尽管国家新近出台了一些利好政策,但处理与原有政策的冲突以及落实执行细则仍然是一项非常艰巨的工作。为此,应发挥市场需求的导向作用,以充分开放为原则,尊重产业界的主体地位,由国家主管部门牵头,召集相关部门联动研究,积极探索建立与生物医药行业特点相适应的体制机制。

五、积极参与国际竞争,培育优秀民族生物医药品牌。

应加快推进生物医药成熟技术的产业化,形成一批具有国际领先创新能力的跨国生物医药企业,使我国生物医药产业尽快跃居世界先进水平。

“‘十三五’规划建议提出推进健康中国建设,促进生物医药产业创新升级是其中应有之义。发展生物医药产业完全符合党中央提出的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理念,符合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要求,是经济动力转换的重要内容。应充分释放生物医药产业推动经济升级、结构优化的巨大潜能,从而有效缓解经济下行压力,为经济发展行稳致远蓄势增能。”罗永章说。

(文:李培刚)